首页 有关妈妈的文章
听妈妈讲外婆

外婆又开始唠叨了:“唉,就这么闲着,不把人闲出病来吗?总得找点事儿做呀!”妈妈笑着说:“妈,您这么大年纪了,享享清福有什么不好?又没什么非做不可的事儿,您就歇歇吧。”外婆叹了一口气,说:“我这人就是闲不下来,对了,我下楼给丝瓜秧浇水去。”“不是刚浇过水吗?”“哦,那我拔草去。”外婆说着,下楼侍弄她的那几棵丝瓜去了。我笑着说:“外婆真是的,总是时时找事做。”妈妈叹了一口气,说:“这也是年轻的时候给逼出来的。辛苦了一辈子,现在就成了习惯。”

“年轻时?外婆年轻时怎么了?”我来了兴趣。

“那时候你外公在铁路线上工作,很忙,经常几个月不回家。你外婆在家带着我们兄妹四人,没日没夜地干活,每天都忙得喘不过气来。”

“怎么个忙法呢?”

“你想呢?每天天不亮你外婆就带着你大舅下地干活,我就在家里做饭,带你的两个小舅舅。你外婆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因为她要挣工分养活一家子人。她是全村唯一能扶犁的女人。晚上她还要到处施肥,只为了多挣一点工分,让我们吃饱。她现在常常腰痛,那就是因为那时她的活太重,一不小心就闪了腰。唉,那一次我记得很清楚,你外婆带着我上山打柴。下山的时候下着雨,路太滑,你外婆一下子跌倒了,又闪了腰,柴掉了一地。她坐在泥地上抱着我大哭……哭过之后,她又站了起来,挑起柴一步一步地往回走……”妈妈抬起手来擦了擦眼睛。

“那外婆怨不怨外公不顾家?”我小心翼翼地问。

“她从没说过你外公不好。我小的时候常问她:‘我爸爸呢?’她总是看着远方说:‘妮儿乖,爸爸忙着呢,挣钱给你们上学……”’

“我上学的时候,你外婆给我缝书包,一遍又一遍地说:‘好好学呀,上学才能有出息呢。’可我当时太不懂事,心思不在学习上,总想着玩,为了这,你外婆没少骂我。有一次,我顶嘴,她哭着说:‘你怎么不去死!你死了我扯断一根肠子!”’妈妈再也说不下去了,她用手捂住了脸

我拉住妈妈的胳膊,什么也没说。那样的年代,造就了外婆这样的女性。她们什么也不索取,总是在默默奉献。她们闪过很多次腰,却从来没被生活压倒过。

上传者: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