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护个人隐私
51免费查开放房(免费查开宾馆记录查询)
  

全国酒店入住查询系统,51免费查开放房(免费查开宾馆记录查询)

就因为我在体育课上动作不雅,那些没心没肺的家伙给我取了一个绰号——鸭子。我可是一个漂亮女生!刚步入自己人生的花季,刚懂得爱点美什么的,可你看,自己的称呼就这样被人糟践着! 这种就连男同学也不能容忍的绰号怎么会跑到我这样一个文静的女同学头上来?这气啊,这委屈啊,憋在心中出不来。发脾气吧,他们又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同学;不答理吧,人家越叫声音越大!知道的人越多,就越让人难堪。干脆答应一声,这样就可以避免他们不停地叫吧,可如果我应了,那岂不承认自己就真叫“鸭子”了吗?这绰号就会传开,到时想要恢复我的“清白”可就难了!我得一辈子背着这个难听得要命的绰号呀!真委屈死了! 更糟糕的是,在课堂上,只要有人提到了鸭子,全班便会哄堂大笑,大家齐刷刷地都把目光投向我,老师先是莫名其妙,接着随大家一起诧异地看我,然后便会有人像煞有介事地告诉老师——“鸭子”就是张培 不知道有多少回,我就这样忍受着,就这样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有一次,实在憋不住,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而且一发就不可收拾。我感觉到哄笑声骤然消失,教室里就剩下了我的哭声。我把积聚着的委屈全部发泄了出来。 那一哭惊动了我们的老班,他把几乎要忘记了我真名的那帮没肝没肺的家伙狠狠地教训了一通,也把人的自尊自爱等问题讲了一节课。看着耷拉着脑袋的他们,心里真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那之后,很少有人再叫我那个难听的绰号了,即使有时候他们不免因为习惯说露了嘴,也会在那个绰号的第一个字出口时猛然醒悟,在我脸红之前,他们自己先把脸躁得通红,甚至伸出手来“啪”地给自己一个耳光,我望着他们的这副模样,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现在,我总算远离了这种烦恼。可每当想起那个难听的绰号,心中竟然还有一种后怕的感觉。 有人说:光有快乐的世界是单调的、无味的,而只有烦恼的世界则是无生机的、无活力的。只有既有快乐又有烦恼的世界,才是最精彩的世界。